忆与李恒成老师喝酒二三事

[复制链接]
查看1118 | 回复0 | 2016-7-17 14:01:0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 昨日听闻李恒成先生去世噩耗,心中思绪翻涌,今日忍不住也想胡乱写上几句。李恒成先生在日报社工作多年,后又在小品文杂志社担任执行主编,周围人皆称呼李老师。细细数来,我与李老师认识大约也有十多个年头了,始于酒而终于酒,故事亦略有二三。今整理记述,权当是小学生写了篇作文,缅怀先生!

水光山色皆有恒 对饮三人已不成

——忆与李恒成老师喝酒二三事

1324692042E545E8E1D5C0EA994A7C7EBD570561F9.jpg
之一
  认得李恒成老师,是缘于酒。
  2005年初冬的一天,石囡约我,中午找李老师喝酒去。大北街,日报社往北不远,勇为大馅饺子,三四个菜有凉有热,一斤饺子一斤酒。菜,多是些豆芽豆腐花生米。酒,是一瓶衡水老白干。
  点这么多菜主要怕我吃不饱。那二人平日里喝酒通常都是点一凉一热,饺子只十来个。喝完回头一看,凉菜热菜仍原封不动,只少了三四个饺子,杯底便已朝天。
  席间,他二人相谈甚欢。因为不懂,所以只听,吃菜,喝酒,李老师就那样笑眯眯的碰杯、笑眯眯的看。
  酒正酣,不曾想只二两下肚,我竟有些醉意。起身离座,欲寻一僻静处。一出店门,只觉一股凉风袭来,不能抵挡,遂天旋地转,大醉。
  找了个台阶,稍坐了片刻,仍不能舒缓。没有多想,只一个念头,回!于是骑上车子,沿北街向南,过四牌楼转大东街,东关万寿路上御河桥,又从曹夫楼村中穿过,一路有醒有醉,有记有忘,就这样回到了师院的住处。
  几天后,再见石囡。他说:喝着喝着就没影了,李老师说:这后生已经走了,他说不至于,肯定还回来。结果,这后生还真是走了。
  至于喝酒,个人而言虽不好酒,但自诩还是有些量!大学期间送同乡毕业,同二十多人每人喝一到两杯,云冈干啤一口气喝了七八瓶,也是年轻气盛以酒为浆。工作后,书城下夜老李好酒,大概揽了个装修小工程,高兴的要请我喝烧酒。于是下班后两人二斤,他少我多,结果他醉,我却醒。不曾想今日只二两小酒竟落得个“落荒而逃”,何况还是“不辞而别”!
  后来每谈及此事,石囡总是笑:遇见高人了哇,被降住了吧!
  的确是遇见高人了!之后得知李恒成老师毕业于北师大历史系史志专业,师从启功、赵其昌、黄秋云、白寿彝等一流国学、史学大家。李老师本人在大同历史研究、散文、杂文、小说、墓志研究皆有建树,业余爱好书法、绘画、围棋、收藏,可谓琴棋书画、奇门遁甲、满腹经纶。
  的确是被降住了!而且降住还不止一次,大约一年后,还是在饺子馆,还是三个人,还是特别小心翼翼的喝,还是没多喝,还是醉!
IMG_20160717_064447.jpg
之二
  不能总是一喝就醉吧!
  再见李老师时,我就问他,为啥老让我醉?李老师笑而不语。
  然后,我就不再醉了。
  再然后,一年中就能经常喝几次了,趣味也就多了。每次喝酒,也没正事,所以也就天南海北,无所不谈。
  李老师说开始学习电脑写作,开始学习打字,一分钟已经能写七八个字了。倒不是非要学会用电脑,打打键盘敲敲字,也许能预防得老年痴呆症。
  说有某位寿星传授秘籍“喝酒吃肉不锻炼”,“喝酒吃肉不锻炼”并非让人就“喝酒”“吃肉”“不锻炼”。
  说同八十多岁老娘去了香港,老娘一直担心,怕他走丢。自己六十岁的人了,孩子都多大了,可在老娘眼中自己还是个小孩子,不胜唏嘘。
  说开始用上QQ聊天,开始用QQ记录说说。2013年8月8日,看李老师说说记载:梦里酒醉见老娘,半是责怨半牵肠。冷泪伴着窗前雨,点点滴滴到天亮。2014年2月21日,记:当老娘走了,我才知道我的不孝;当耿公出现,我才知道我的卑微.....
  说跟人网上聊天,别人肯定等的着急,我却没觉得等。倒是有一次我与石囡同时跟李老师在线聊天,这个说了那个说,搞不清谁是谁,鱼龙混杂,他应该是被搞得头晕转向,手忙脚乱的。
  说喜欢听姜育恒的歌,那年旅游节姜育恒来大同了,他在后场见到了姜育恒,唱的真卖力满头大汗,大同人这个出场费可真花的值了。
  说跟我与石囡在一起的感觉,就像在校园同学之间的那种感觉一样,无所畏忌没有猜疑。知道我刚买了繁体竖排版本《史记》,李老师说哪天去看看,悄悄拿上一本。
  说到当年给乌龙峡景区起名字,李尔山笑他起这个名字是瞎杜撰的,李老师说这都是有出处可查的,哪个县志哪里哪里都有记载云云。
  说他老三专门在北京养了个酒柜子,不知道都是些什么酒。自他病后,老三专门问的医生,白酒是不能喝了,红酒还可以喝上一点点。
  文瀛湖东岛上,见我骑山地车,问我是否也有那种尖尖头的帽子,我找出帽子他戴上,依旧如当年那么笑眯眯的。另一个同行的朋友李大永的女儿大约八九岁,随手编制了一个花环,戴在李老师头上,一老一小,乐不思蜀,其情也真,其景尤新。
  ……


IMG_20160717_064432.jpg
之三
  几天前,石囡告诉我李老师回大同了,在北京做了支架。缓几天,约李老师一起再上东岛喝酒去。
  昨天,碰巧买上了久违的牛栏山,又点了一桌子的菜。刚要开喝,石囡接了一个电话,之后便久久未回。
  今天,我买了一箱子酒。
2016-07-12 于桐城中央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新人报到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