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人报到 登录
平城论坛 返回首页

menhumajia的个人空间 https://bbs.sxdt.com.cn/?1611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转:《耿公彦波列传》

已有 140 次阅读2019-4-27 12:05

作者:周俊岗,网友鱼童。


耿公彦波者,晋中和顺人也。其祖九世务农,家风淳朴,广为乡里所赞。耿公年少有志,志必鸿鹄。既冠(1976年),耿公学业有成,为上所识。承天启运,耿公得以平步青云,初入公堂,以成少年理想。


四十四年(1993年),耿公擢灵石县令,又二年,复修王家大院,重拾晋商文化。天朝五十一年(2000年),因功右迁榆次令。当此之时,耿公再修榆次老城、常家庄园,一时朝野震惊,举世皆叹。乡野谓耿公乃当世神人也!至此,耿公名声大噪于四野。上至耄耋老丈,下至垂髫小儿,皆谓明公!待其离任,乡民多有痛哭流涕难舍耿公者。

五十九年(2008年),耿公请缨,知任大同。大同宝地,古平城,昔赵武灵王,胡服骑射,一代霸业可寻;鲜卑拓拔,定都于此,万世英名乃传。三朝重镇,两代陪都,久为兵家必争之地,扼内蒙之咽喉;锁长城于北上。民居五方之杂处,性格颇多慷慨之士。华夏一统,改元共和。同献其绵薄之力,是以发展放缓,幸得乌金广布,得以苦苦相撑。耿公见此,料乌金不适大同长久之立也,乃重试旧韬,书《大同赋》。一轴双城,无限风光。于是先修云冈,造山堂水殿之境,重现郦道元盛世云冈之风;再造城墙,以扬大同名城之霸气。内则整先人遗址,是以华严宝刹,清真大殿,夫子文庙,关公义祠得以重现辉煌。外则招商引资,发展经济。此乃平城父老亘古未见之壮举,于是乡人皆议,谤者十之二三。但耿公事必躬亲,民遂感其诚,方知耿公乃盛世良官也。

耿公重整大同雄风,本为造福万世之策,怎奈同久受剥削,府库匮乏,田地荒芜,乃外人眼中不毛之地。耿公无奈,遂征民田,许民以补助。平城远见之士者,皆乐于奉献,亦有鼠目之辈,欲一己之私,抗大同发展之潮流。 

六十二年(2011年),耿公为上野所唤,名为约谈,实则斥也。吾等远见之士者,愤懑不平,皆以耿公冤之乎,泄愤于贴吧之中,竟造鼠目口水围攻。不亦悲乎。

耿公意志坚定,不为所扰,旋尔赴任,夙兴夜寐,夙夜在公。平城风貌,天翻地覆,焕然一新。文化名城,古韵新章,传统与现代齐飞,人文共生态一体。

六十四年(公元2013年),耿公任期满五载右迁并州知州。卿得高迁,然胡雁哀鸣,众人泪下,怅然遥相送,耿公亦悲不自胜,泪湿衣襟。时寒风摧树木,严霜结庭兰,未至二三里,摧藏马悲哀。从此君不归,平城百年大业未成。御河梦悠悠,君愁吾亦愁。

六十六年(2015年),幸得后继者吉福公新任大同知州(市委书记),成人之美。十五里城池合拢,古都重新。待元宵灯会,游人如织,城中相识尽繁华。千年帝都重归,美美与共,天下大同。

晋阳并州,山右首府,太行居其左,吕梁措之右。汾水中分,千里沃野。襟四塞之要冲,控五原之都邑。锦绣繁华,实难尽言。奈何数十载来,道衢不畅,产业疲敝,民多怨言。耿公车马既到并州,遂立于城头,喟然叹之曰:“吾必让其五载变新样矣”!左右闻其言,多信之。当其时,年关已至,城内爆竹声声,辞旧迎新。公不顾车马劳顿,徒步上街,访贫寒,问疾苦。城内父老咸知耿公之名望,当得知其为新任知府,乃奔走相告,喜怒形于颜色。

年之二日,民适休暇,耿公即率同僚步行巡察中环沿线,几日之内,步行数百里,同僚足多起泡,苦不堪言,耿公仍可健步如飞,同僚皆奇之。同僚一属吏私下相议,哂笑曰:“吾等必死于他手矣”。众皆笑。忽一人曰:“吾等与其共举大事,成就并州不朽之伟业,青史留名,岂不快哉!”众频频颔首,默然良久。

巡察毕,耿公曰:“”并州民有四百余万众,车行人多,出入甚有不便,多年来道路拥塞难行,唯有修四环路径方能通太原之龙脉。”话毕,众人皆赞其言甚妙。虽群山沟壑,旱民密集,而公当年拆迁,当年修路,当年通车,真乃神人为之也。

又一日,巡察半途,已过午时,同僚皆饥肠辘辘。耿公废寝忘食,不为察也。一吏斗胆进言:“知府大人饥之乎?”公乃察。言之曰:“汝等速去觅食,半个时辰后在此会合”。吏曰:“大人何食?”知府对曰:“勿多言,汝等既去即可”,言未结,遂走入一街边小摊,买入一烤红薯就食。众皆惊怖,遂作鸟兽散。

六载间,并州城内,起高楼,架桥梁,浚河道,招商引资。一时,风气大变,欣欣向荣,百业兴盛,群氓安居乐业。试看,东山明秀,西山滴翠,大道通天,长虹卧波,高楼巍严,海晏河清。双塔凌霄迎旭日,汾水悠悠映余晖。晋阳并州——旧貌换新颜,民皆言:“此乃并州五十载未有之大变局,耿公真当世奇才也!”

耿公欲树并州文化之大旗。遂在晋祠公园,复建文公重耳庙,梅生美术馆。清晋阳湖之淤泥,栽绿植于太山巅。天龙山路,盘盘焉,陡极焉,通途直达山顶,皆耿公之造化也。耿公欲掷万金打造双塔大景区。然公务千头万绪,而公已至暮年,力不从心,夕阳虽好,已尽黄昏,少壮几时兮老何为?终成千秋之憾也!!!

七十年(公元2019年),耿公因龄致仕。庙堂江湖咸悲之。一时朝野震惊,有民扼腕叹息,有民痛哭流涕。太行呜咽,汾水长啸,三晋皆悲。耿公之名望可知矣。

史者曰:人过留名,雁过留声,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耿公年少时,尝立大志:“读圣贤之书,兼济天下”。功业遂成,不负平生之志。耿公一生以先贤为榜样,终以常人之身成圣贤作为。辉煌人生,人之楷模也。
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新人报到